體育
2022-09-22 19:15:00

專訪女跑手羅映潮|海外馬拉松與香港比較 談取消渣馬對跑手影響

分享:

今年渣打馬拉松於爭議聲下取消,有望改為明年2月12日舉行,其中最大迴響是原定賽事舉行日期前兩個月,政府還未「開綠燈」,以及因應防疫政策而不斷改變的比賽安排等。上屆渣馬女子10公里冠軍羅映潮(Virginia),今年辭去教師工作,全職專心長跑訓練,原定打算在今年香港渣馬初戰全馬賽事,她在專訪中分享了7月出戰海外馬拉松比賽的體會,以及當地對待精英運動員的態度。(攝:林俊源)

羅映潮

羅映潮(中)為上屆渣馬女子10公里冠軍。

疫情持續多年,各國已開始與世界開放,唯獨「盛事之都」香港依然採取嚴謹的防疫政策,對舉辦大型運動賽事影響甚深。Virginia於去年贏得渣馬女子10公里冠軍後決心更上一層樓。「香港近期沒有大型比賽,運動員要做出好成績真的要一個計劃。」訓練計劃、海外集訓安排及使費等都是運動員要考慮的因素,Virginia於今年1月已計劃報名7月舉行的澳洲黃金海岸半馬賽,5月更辭去全職老師工作專心訓練,現時為adidas贊助跑手,亦有在Trailblazer任教跑步班。

外國賽事不如香港繁複

「工作時大約每周跑60至80公里,當時主項是跑10公里,一星期兩課主課、兩課長課再加插慢跑等。到了轉型全職運動員,主項亦由10公里改為半馬,每周跑量便增加至最多120公里,更花多了時間健身。」整個訓練期由3月開始,6月Virginia亦自費到當地提早訓練及適應,為的便是做出好成績,最終7月的澳洲黃金海岸半馬賽成功PB,1:17:43為全場第7名,較個人最佳紀錄推快約兩分鐘。

羅映潮 羅映潮 羅映潮

成績有進步,當地的體驗亦和Virginia想像中不同。「澳洲好像已經沒有防疫政策,運動員比賽前不需要做核酸檢測,可以看到很多海外跑手參加,於賽事中亦不見有運動員戴口罩。」

Virginia自言出發前帶了不少藥物及數十支快測套裝,但最後,快測一次都沒做過。「我覺得他們已處於一個共存的模式。」

一年僅兩三場賽事 為紀錄需訓練14至16周

不少國家或地區已選擇與病毒共存,除了希望市民可以回復日常,亦因為政府明白到運動員生涯有限,特別是馬拉松選手。「跑手一年最多會參加兩、三項全馬賽事,因為每練一個全馬需要14到16星期,之後又要兩星期恢復。」要知道長跑選手需要於比賽做出好成績,才可以爭取大賽入場券,如奧運、亞運及世界賽席位,因此馬拉松選手一年只得兩、三次機會挑戰大賽門檻。

羅映潮

一場賽事取消,對一年只會參加2至3個賽事的跑手便接近少了1/3比賽,羅映潮更指對部份跑班教練經濟上會有影響。

原定會於11月渣馬初戰全馬的Virginia,打算以今次比賽成績挑戰來年杭州亞運入場券,如今賽事取消(或延期),自然影響甚大。

「計劃一場全馬不是今日計劃、下星期便去比賽,跑手需要數個月時間訓練,現在訓練計劃打斷要重新部署,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去海外比賽,運動員便變成空有練習,但長期沒有比賽。」

沒有比賽 全職運動員資源更緊絀

對於Virginia,受影響的還有其跑步班的收入:「沒有比賽,便會減低同學報跑班的意欲,不用追求成績,又不知道何時有下一場比賽,對跑班人數都有影響。」更直接的便是尋找贊助方面,比賽有取消的風險,贊助商投入的金錢或會減少,直接令全職選手資源更緊絀。

如是者田總的決定是否太倉猝?「我會認同田總(取消渣馬)的決定。」作為多年跑手,Virginia深知一個運動盛事絕非兩個月內可以籌備完善:「不論計劃賽道,舉辦報名等時間都不足夠,加上馬拉松有一定風險,愈早準備會愈好。」渣馬口號為「一起,我們跑更遠」,然而有關方面為了防疫而遲遲未定下賽事準則,似乎從未想過搞手如何在兩個月內協調所有持份者。

羅映潮 羅映潮 羅映潮

不少參加過海外馬拉松的跑手,都對外國的安排讚不絕口,其中一點便是所有配套和編排都對選手更為友善,對此Virginia亦難免感嘆。

「我會覺得香港沒有在運動員角度出發,長期沒有比賽,要選人比賽時便沒有成績,最後便沒有出賽機會,變成一個循環。運動員很難有一個堅定的目標,你計劃完又有機會取消,那麼還會準備比賽嗎?心理上有很大問號,有種無形壓力。」

隱私權保護政策
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,按下「接受」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。了解更多
接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