娛樂
2022-08-19 12:00:00

明日戰記|吳炫輝首做導演感猶豫:古天樂給我信心 姜皓文演電影癡有寓意

分享:

香港電影,多年來卻沒幾套科幻片。今年終於迎來由古天樂監製、聯同劉青雲和姜皓文合演的科幻動作片《明日戰記》,耗資4.5億、從籌備、拍攝到後期製作,歷時約10年,開創港片歷史的先河。在戲裡肩負拯救地球重任的姜皓文既感動又興奮,即使為了dreadlock頭造型搞到生頭瘡都覺值得。首執導演筒便挑戰高難度的特技科幻片,導演吳炫輝坦言,過程困難重重,不乏灰爆時刻,其中為了拍香港背景下的公路追逐場面,幾乎要推倒重來。片長99分鐘的每個鏡頭,可謂有血有淚。

姜皓文見證香港首套具規模科幻片《明日戰記》的誕生,深感榮幸。 姜皓文在《明日戰記》肩負拯救地球重任,深感興奮。

姜皓文拯救地球好興奮

吳炫輝先後憑《風雲II》、《鬼域》和《投名狀》三奪金像獎「最佳視覺效果」獎,首次做導演就是科幻特技大製作《明日戰記》,而且大卡士演員雲集,他坦言,「起初有猶豫,但古生(古天樂)給我很大信心。」兩人都是科幻片迷,志趣相投,他憶述08年古仔帶他參觀玩具收藏庫,「裡面已有好多好靚的IRONMAN,睇完佢話,我們唔要呢啲。」大約45年後,古仔落實拍攝計劃,兩人構思的機甲造型,以軍方的未來發展作方向,打造「後末世」氛圍。姜皓文加入劇組才知是極大規模的機甲片,大感驚訝,「好感動,穿上一身裝備,跟怪物對打,太太好鍾意睇科幻機甲和英雄片,我告訴她今次有份拯救地球,她比我更開心。」

姜皓文大讚《明日戰記》導演吳炫輝在緊逼的拍攝進度下,仍能體貼演員身心狀況。(李睿哲攝) 姜皓文為了dreadlock頭造型,搞到生頭瘡。 姜皓文在《明日戰記》演「臭鼬」,是一名電影癡。

花3小時特技化妝

戲裡戲外,拯救地球都要付代價。姜皓文飾演的「臭鼬」,本是空戰部隊隊員,因誤會遭古仔革退,重過平民生活,其一身dreadlock頭配皮褸、單眼、疤面、金牙的搶眼造型,雖有助入戲,但每次「裝身」都要花近3小時,拍攝期間不方便上廁所和飲食,「最辛苦是dreadlock頭好重,每天撐著這頭都幾攰,加上現場沙塵滾滾,血管唔流通,搞到生頭瘡,返港後聽朋友介紹塗藥膏和睇醫生,都花了一段時間善後。」

《明日戰記》是吳炫輝首部執導的電影。 吳炫輝初做導演就挑戰科幻大製作,他坦言起初有猶豫,感激古天樂給予信心。」 《明日戰記》的公路追逐場面,融入香港特色建築作背景。 吳炫輝表示,原打算在公路實景拍裝甲車飛馳場面,可惜重型裝甲車的車速不夠快,要臨時變陣。(《明日戰記》預告片截圖) 為了營造高車速效果,公路追逐場面改為搭台室內拍攝。

拆解電影彩蛋

吳炫輝補充指,「臭鼬」是一位以賣CD維生的電影癡,「他介紹的一套電影叫《天外奪命花》(1978年),是多年前的外國科幻片,故事講外星植物來到地球,有幕戲是他臨上車說:地球人輸了,外星人贏晒』,我覺得幾切合我們的故事,而且有些寓意,希望將來有人拍電影時,會叫人睇《明日戰記》,這是我們科幻片的開始。」而奉命追擊空戰部隊的機械人「窮奇」、「刑天」,則參考中國傳說,「據山海經所講,牠會聽人話,但不懂分是非,就像這隻機械人,只會收指令,卻不會分辦他們(空戰部隊)是否壞人,只知要阻止和殺死他們,所以牠的動態跟野獸相似。刑天則是戰神,相對防衛力很大,火力很強。」至於來自外星的潘朵拉和神秘異形生物,則取材自日常植物、昆蟲,「潘朵拉會孵蛋,像是生物科植物,由於植物與昆蟲共存是合理,那些怪獸是異形,由很多種昆蟲合併而成。」

《明日戰記》講述2055年的地球,被來自外星的生物科植物潘朵拉入侵。(截圖) 戲裡出現神秘異形生物,是多種昆蟲的合併。(《明日戰記》預告片截圖) 「窮奇」的名字與設計,靈感來自山海經。(《明日戰記》預告片截圖) 「刑天」的名字與設計,靈感來自山海經。(《明日戰記》預告片截圖)

香港特色 公路追逐

談到最難忘的體驗,兩人不約而同選了公路被敵方機械人追殺的壓軸戲碼。吳炫輝強調,《明日戰記》是具有香港特色的機械裝甲片,從起初建構戲裡的D16區,已經以香港為參考,公路追逐的一段戲,設計要在10至15鐘內去到目的地,從九龍城開始,由於全條繞道不夠長,就連結港島區的東區走廊,其實我們試過在香港拍,盡量想將香港特有的建築,放入追逐的路段。我們還特地製作一部真可駕駛的裝甲車,點知上到公路才發現車速不夠快,演員都好危險,因為部車有5噸重,拍出來的畫面,根本達不到想要的水平,嗰刻好灰心。」惟有改變策略,在一個月內搭建室內雲台,安裝讓姜皓文駕駛的「裝甲車」,營造公路飛馳的反應。原本的公路取景變綠幕拍攝,姜皓文笑言,「大部分時間對著綠幕和跟空氣講對白,導演在拍之前準備了看動畫(預想動畫),讓我們了解發生甚麼事,即使追逐戲全部空想,幾個演員在車裡空想的畫面也很一致。」

 

姜皓文和吳炫輝認為《明日戰記》能拓闊香港的電影類型,讓世界看到港產製作的進步。(李睿哲攝) 《明日戰記》的演員要應付大量的綠幕拍攝。 《明日戰記》導演吳炫輝感激古天樂給予信心  姜皓文演電影癡有寓意。

跨出信心一步

《明日戰記》起用香港特技公司製作,沒有外國或前人經驗可作參考,吳炫輝坦言,拍攝過程艱辛,要闖過一個接一個的難關,「我們沒有拍科幻片的前科,這是第一次好認真處理,好多細節也沒有,由一張白紙開始構思。」例如做好動力裝甲,穿上身才發現關節無法活動,電腦特效配自然光變化,「拍這電影的感覺是,不斷面對困難,但仍要繼續走下去,就像這戲常講的對白:結果係點,我哋自己決定。」談到香港科幻片的前景,他認為觀眾難免會跟荷李活比較,但這戲令大家信心大了,「作為香港電影,這一步跨過了,可令大家考慮,科幻電影絕對可以在香港發生。」在常見的片種以外,香港也可嘗試科幻類型,姜皓文不忘補充,「現在是:嘩!原來可以咁,差距愈來愈近,我覺得全世界都留意到我們的進步。」

文:Grace 攝:李睿哲

髮型:Jove Shek 石匡竣(姜皓文)

化妝:Herry Lai Ming(姜皓文)

服裝:Bespoked by Ian Chang(姜皓文)

隱私權保護政策
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,按下「接受」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。了解更多
接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