娛樂
2022-09-16 10:00:00

娛樂專訪|《一路瞳行》導演朱鳯嫻喊住寫劇本 遺憾失明父親只能天上看

分享:
作為失明父母的鄇視女兒,朱鳯嫻將自身成長心路拍成《一路瞳行》。

作為失明父母的鄇視女兒,朱鳯嫻將自身成長心路拍成《一路瞳行》。(董立華攝)

障人士生兒育女做父母,有人讚好厲害,也有質疑是累人累己,可有人關心當事人的掙扎心路?由失明父母撫養成人的朱鳳嫻,將自身成長故事寫成劇本,由舞台劇、短片到搬上大銀幕,歷時逾8年,終拍成由惠英紅、吳岱融和吳千語主演的《一路瞳行》。遺憾是4年前朱爸爸不敵癌魔病逝,未能見證女兒首套自編自導的電影上映。談起與父母相處點滴,朱鳳嫻數度哽咽,雙眼通紅,創作歷程迫使她直面曾嫌棄雙親的事實,「雖然每天跟他們相處,創作劇本才讓我第一次認真站在他們的角度感受這世界,而最大歉疚是曾多次質問父母:點解你哋要生我?」

惠英紅、吳岱融和吳千語在《一路瞳行》演一家人。(劇照) 朱鳯嫻與父母同遊日本沖繩。(受訪者提供) 談到父親於2018年病逝,朱鳯嫻一度哽咽,遺憾未能讓他親身見證《一路瞳行》上映。(董立華攝)

失明 也可結婚生仔

朱鳳嫻的父母是後天失明,兩人皆是因發燒所致,母親的家人誤信符水可治病,以香爐灰蓋眼致神經線損壞,無法控制眼球郁動;父親則因4歲時發燒致神經線萎縮,睜不開眼。很多人聚焦於失明人士如何克服殘障帶來的困難,覺得結婚生仔有點不切實際,朱鳳嫻認為很少電影講失明人士的家庭、愛情、拍拖和生仔,想以家庭為主,寫父母的生活態度和豁達的人生觀,「其實我係喊住來寫劇本,戲裡被人取笑,自己唔開心的位,當我克服了,發現人生都唔係咁難,可以鼓勵其他人,給他們力量,是很amazing的事。」

惠英紅演的失明母親,悉心照顧健視女兒。(《一路瞳行》劇照) 惠英紅演的失明母親,以錄音機紀錄為母的笑與淚,以及女兒的聲音。(《一路瞳行》劇照) 兒時的朱鳯嫻與失明父母合照。(受訪者提供) 朱鳯嫻希望透過《一路瞳行》寫失明人結婚生仔的家庭故事。(董立華攝)

媽媽睇片有醋意

畢業於演藝學院的朱鳳嫻以自身故事創作成舞台劇《發育。不良?!》,兩度演出後再拍成15分鐘短片,由於短片製作成本低,她索性找父母演回自己,兩老為支持愛女,毫不介懷,短片巡迴多個本地與海外影展,有不少觀眾深受感動,「他們捉住我的手話:『你爹哋媽咪好勁』、『返屋企要攬住自己父母錫』,發現影像的震撼力好大。」於是她構思劇本拍長片,不斷向電影公司叩門,多次被拒諸門外,父親於2017年患上末期大腸癌,更令她心急如焚,她坦言,「試過灰心沮喪,有段時間好迷失,心諗算吧,電影公司想點改劇本我都肯,因為好想爹哋睇到。」鬼馬幽默的朱爸爸反過來叮囑她「唔可以求其拍」,「佢安慰我話自己一走咗,對眼就擘大睇到,因為我們有信仰,相信死後返天堂,人人沒缺陷,其實幾窩心,提醒我守住初心,雖然都遺憾爹哋睇唔到……」朱鳳嫻哽咽道。至於母親則在上月底已看了「口述影像版」,將家庭的故事拍成電影,始終有戲劇化處理,在母親入場前做足心理準備,「佢睇完半投訴問:『點解總係我跟你鬧交,你跟老竇就咁好!』有少少呷醋。」不過,電影能為觀眾送上溫暖、讓人反思家庭關係,朱媽媽為女兒驕傲,也甜在心頭。

朱鳯嫻坦言,曾經像戲中的吳千語,羞於讓同學知道她有對失明父母。(《一路瞳行》劇照) 朱鳯嫻曾經像戲中的吳千語,一怒之下損壞母親生活點滴的卡式錄音帶。(《一路瞳行》劇照) 朱鳯嫻表示,吳岱融活現她父親風趣幽默。

衝破心理關口

將自身家庭成長故事,改編成戲劇,甚至曾找父母粉墨登場拍短片,朱鳳嫻最擔心事件變質,「我不斷問自己,會唔會消費這件事,一直提醒自己不能太gimmick,我都有掙扎要寫怎樣的女兒?到底要幾多真實幾多虛構?曾經因為這個家覺得羞愧,這畫面都要寫出來,所以也有心理關口。」讀書年代曾向老師透露家庭狀況,老師「VIP式」的優待,反惹來更多關注,令她極為尷尬。無論是善意或敵意的眼光,都成了成長陰影, 令她想隱藏父母失明的事實。戲裡跟父母吵架、離家出走、渴望遠離雙親往外國留學,都取自朱鳳嫻的真實經歷,「我試過拖住阿媽時撞到朋友,即係揈開佢隻手,自己衝入便利店,遠遠望見同學會兜路走或遮住自己的臉;又試過被同學問點解拖住盲人,我話自己去做義工。」 至於如何衝破心理關口?她坦言,「其實每次傾劇本我都𠵱𠵱哦哦,每次話俾人知這是自己真人真事,都要衝破關口,但問自己想唔想拍?想,就不能口窒窒,每次是一個練習,慢慢改變自己心態。」

朱鳯嫻坦言,曾經質問父母:你哋點解要生我? 朱鳯嫻感激雙親會力支持她追夢,讓她能在戲劇創作上發展。(受訪者提供) 朱鳯嫻笑言藝術搵唔到錢,曾掙扎應否讀演藝學院。

拒做盲公竹

中學時期的她最反叛,經常與父母吵架,甚至真的試過毀壞母親心愛的錄音帶,很多次衝口而出質問父母「點解你哋要生我?」常認為父母生兒育女只為老年有個「人肉盲公竹」,於是很認真地搜集外國讀書的資料,為離開家人尋找冠冕堂皇的理由。如今回想,能夠以戲劇說故事,朱鳳嫻感激父母開明,全力支持她讀演藝學院,她真的像戲裡的紅姐所講,『我唔知呢啲係乜嚟,如果你真係鍾意,就要去試,不可以放棄,我們一定有足夠的錢供你讀大學,一定要讀自己喜歡的科,才活得開心。』」

惠英紅為演夫明母親,特地訂製隱形肥鏡。 朱鳯嫻的母親多才多藝。 朱鳯嫻母親是視障運動員,為人樂觀積極。 朱鳯嫻認為紅姐身型看似瘦小,但內心很強大,是她心目中演朱媽媽的理想人選。(《一路瞳行》劇照)

哽咽感激惠英紅

初次執導的電影,找來影后惠英紅和吳岱融演父母,乖巧又帶點反叛的吳千語則演年輕的自己,朱鳳嫻形容是最理想的人選。她特別感激紅姐對新導演的信任和支持,紅姐初讀劇本已要求跟朱鳳嫻見面,「原來她覺得劇本好細膩和觸動,好奇事前做了多久資料搜集,當我老實說是自己的故事,就叫我慢慢繼續寫,她一定會演,真係好大鼓勵。」為了演繹朱媽媽的失明狀況,紅姐找眼科醫生特製加厚、潛水用的白色隱形眼鏡,抵受著乾澀拍攝,經常又戴又除,後期弄得隱形眼鏡也變形,朱鳳嫻哽咽道:「她更試過眼角膜損了發炎,要帶類固醇藥水消炎,但在現場也只是細聲告訴我,然後靜靜坐著滴眼藥水,令我心痛又感動。而且她特地花了一星期練習,令兩顆眼珠分開移動,一隻眼戴了con眼定定,另一隻像是控制唔到,沒有焦點,很尊敬她的專業態度。」至於吳岱融演朱爸爸,她笑言也算達到父親要求,「電影在2020年疫情時開拍,爹哋生前曾提過唔好搵唔靚仔又矮的演員,總之要高大和有型。岱融哥演得很街坊又幽默,我爸就是這樣。」

文:Grace 攝:董立華

朱鳯嫻接受本報專訪,分享拍《一路瞳行》的掙扎與感受。
隱私權保護政策
請細閱並示意接受以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,按下「接受」表示你已同意並願意接受 am730 網站內之私隱政策及免責聲明。了解更多
接受